Jeep国产选址仍存疑,JEEP国产选址拉锯

作者: 汽车资讯  发布:2019-10-19

8月21日,湖南和广东都由省委书记带领庞大的官员团队,进入长沙的广汽菲亚特工厂考察。这种罕见阵营和会见方式,被相关方解读为两地政府为解决Jeep国产选址争议的面对面对话。

只能听政府的 Jeep国产选址仍存疑

2013-08-28 16:07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转载]责编:王思

[V讯网 企业新闻]8月21日,湖南和广东都由省委书记带领庞大的官员团队,进入长沙的广汽菲亚特工厂考察。这种罕见阵营和会见方式,被相关方解读为两地政府为解决Jeep国产选址争议的面对面对话。

当天视察时,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找准时机说了此行最重要的话,似表态又似征求意见:“我们都会支持广汽在湖南的发展。”旁边的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表示认同,“广东省同样也会支持广汽在湖南的发展。”

虽然这次会晤让广汽菲亚特和Jeep品牌看到了曙光,但盘绕在两地的利益关系并没有瞬间化解。8月26日,广汽菲亚特所在地长沙经济开发区分管招商引资的管委会副主任吴京生对本报记者说:“还没有最后确定产地在长沙还是广州,他们还没有定。”4天前,广州市发改委工业处相关负责人也表达了类似信息。

按照此前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马尔乔内和广汽总经理曾庆洪共同商定的时间表,Jeep将在明年年底国产第一款车。只是Jeep国产放在广州还是长沙,广汽一直举棋不定。而马尔乔内更希望把Jeep留在长沙以节省投入。

国产选址看政府

Jeep国产本来被业内认为要比其他品牌顺畅得多,因为它可以挂靠在广汽菲亚特下进行生产,广汽集团一位高层也表示:“Jeep本来是菲亚特-克莱斯勒旗下品牌,在广汽菲亚特的框架内国产,是双方最初就达成的意向,可以省去很多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批环节。”

但是Jeep国产的生产地却牵涉到巨大的经济利益,包括巨额税收和对上下游相关产业的带动,导致了广汽集团所在地广州和广汽菲亚特所在地长沙的争夺,选址迟迟不能确定。

最初广汽集团的意向是,Jeep进入广汽菲亚特框架,双方股东增资广汽菲亚特,但在广州番禺的广汽乘用车基地国产,借用广汽乘用车产能。“广汽乘用车采用阿尔法·罗密欧平台,和Jeep有相通的地方,可以节约前期投入。”

但这种方案招致了马尔乔内的反对,他认为最经济的做法是在长沙国产,因为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已经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模块化整合,在采购零部件方面,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供应商可以共同拥有。在长沙广汽菲亚特工厂国产,意味不用再重新建设供应链体系或者大幅度降低零部件运输成本。

从企业的经济效益考虑,广汽认同马尔乔内的看法,但广汽集团的控制者为广州国资委,广汽的决策难以撇开政府因素。今年5月,广汽提出第二方案,同意Jeep在长沙菲亚特工厂国产,但前提是要设计好Jeep第二工厂产能,而且第二工厂选址要在广州。

这一方案依然没有获得菲亚特的认可,广汽菲亚特、广汽集团都被夹在两地政府之间难以协调。项目陷入僵局,菲亚特中国方面表达了处境尴尬,“国产选址还是要看政府的。”

广汽集团再也想不出能平衡两地的方案,内部相关人士8月24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不再表达关于方案的技术问题,委婉表示Jeep国产选址完全成为广州和长沙两地政府之间的事。

广州不让步有其大环境因素,由于去年钓鱼岛事件的影响,汽车产业从去年8月到今年4月持续9个月负增长,今年第二季度汽车制造业同比下降4.8%,但降幅比一季度收窄9.0个百分点。

眼看去年7月制定的到2015年广州汽车产能要达到450万辆,汽车工业总产值要超过6500亿元的计划近乎于无望。广州不得不回调目标,今年8月广州出台《关于加快我市国家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基地建设的意见》,计划到2015年广州市汽车工业整车生产能力超过300万辆,工业总产值超4500亿元。

同样,长沙也有一个巨大的汽车产业发展计划,在近年陆续引入比亚迪、广汽三菱、广汽菲亚特后,又引入了上海大众项目。去年,长沙的汽车产业产值为310亿元,计划到2015年突破1000亿元,打造成为继上海、长春等城市后的中国汽车产业“第六极”。

据长沙市发改委人士透露,因为汽车项目重大,汽车整车公司主要聚集地长沙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引资相关项目进展直接向省里递交材料,不经过市发改委,以加速项目推进。

争执不下的局面最终牵动了两省主政者。8月21日,双方都由省委书记带领强大阵营包括了省市区的官员,共同参观了广汽菲亚特。广东方面有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朱小丹,以及广州、深圳等地主政者;湖南方面有省委书记徐守盛,省委副书记、省长杜家毫,以及长沙等地主政者。

到了需要面对面坐下来谈的时候。徐守盛表示,今天广东、湖南和长沙的书记都在这里,我们都会支持广汽集团在湖南的发展。胡春华回应说,广东省同样也会支持广汽集团在湖南的发展。

逼急马尔乔内

广汽菲亚特认为,这次会见能迎来项目的转机,广汽集团也乐见两地政府的会见。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广州和长沙主管汽车项目的官员同时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最后敲定。

从市场层面看,Jeep国产基础比很多品牌都好。因为此前的北京吉普为Jeep品牌在市场上树立了较好的知名度,并被越野爱好者追随。随着美国电影的“肌肉”和“自由”文化更深地影响中国新一代消费者,Jeep在中国市场找到了认同感。

去年,Jeep进口车在国内的销量接近5万辆,已经达到了一般意义上一个豪华车品牌国产的市场销量基准线。8月13日,北京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中心发布数据显示,尽管前7个月中国汽车进口量为63.63万辆,同比增长为-7.0%,但Jeep品牌得益于SUV整体市场增长,维持了强劲势头,7月Jeep进口达到1.1万辆,成为进口量最大的品牌,而去年同期它排在第十位。

这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糟糕的整体表现形成鲜明对比,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上半年营业利润从17.53亿欧元同比滑落6.0%至16.47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从4.3%下跌到3.9%。

马尔乔内急需从中国市场找到新增长点,甚至通过Jeep国产为艰难中的广汽菲亚特打破市场封锁链条。看着桌上的肥肉却无法下咽,于是马尔乔内放出让人难以理解的烟雾弹以施压广汽集团:“Jeep在华发展已经有多家企业表达了合作的意向兴趣。”暗示如果广汽还搞不定,Jeep将另投他主。

不过为了尽快实现Jeep国产,马尔乔内也做出了让步。此前,菲亚特-克莱斯勒计划在中国设立销售公司,销售旗下品牌。但代表广汽方面的广汽菲亚特高层则表示,Jeep纳入广菲渠道。近日,菲亚特中国方面也一改口风,明确表示Jeep国产不会超出广汽菲亚特框架。

当天视察时,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找准时机说了此行最重要的话,似表态又似征求意见:“我们都会支持广汽在湖南的发展。”旁边的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表示认同,“广东省同样也会支持广汽在湖南的发展。”

虽然这次会晤让广汽菲亚特和Jeep品牌看到了曙光,但盘绕在两地的利益关系并没有瞬间化解。8月26日,广汽菲亚特所在地长沙经济开发区分管招商引资的管委会副主任吴京生对本报记者说:“还没有最后确定产地在长沙还是广州,他们还没有定。”4天前,广州市发改委工业处相关负责人也表达了类似信息。

按照此前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马尔乔内和广汽总经理曾庆洪共同商定的时间表,Jeep将在明年年底国产第一款车。只是Jeep国产放在广州还是长沙,广汽一直举棋不定。而马尔乔内更希望把Jeep留在长沙以节省投入。

国产选址看政府

Jeep国产本来被业内认为要比其他品牌顺畅得多,因为它可以挂靠在广汽菲亚特下进行生产,广汽集团一位高层也表示:“Jeep本来是菲亚特-克莱斯勒旗下品牌,在广汽菲亚特的框架内国产,是双方最初就达成的意向,可以省去很多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批环节。”

但是Jeep国产的生产地却牵涉到巨大的经济利益,包括巨额税收和对上下游相关产业的带动,导致了广汽集团所在地广州和广汽菲亚特所在地长沙的争夺,选址迟迟不能确定。

最初广汽集团的意向是,Jeep进入广汽菲亚特框架,双方股东增资广汽菲亚特,但在广州番禺的广汽乘用车基地国产,借用广汽乘用车产能。“广汽乘用车采用阿尔法·罗密欧平台,和Jeep有相通的地方,可以节约前期投入。”

但这种方案招致了马尔乔内的反对,他认为最经济的做法是在长沙国产,因为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已经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模块化整合,在采购零部件方面,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供应商可以共同拥有。在长沙广汽菲亚特工厂国产,意味不用再重新建设供应链体系或者大幅度降低零部件运输成本。

从企业的经济效益考虑,广汽认同马尔乔内的看法,但广汽集团的控制者为广州国资委,广汽的决策难以撇开政府因素。今年5月,广汽提出第二方案,同意Jeep在长沙菲亚特工厂国产,但前提是要设计好Jeep第二工厂产能,而且第二工厂选址要在广州。

这一方案依然没有获得菲亚特的认可,广汽菲亚特、广汽集团都被夹在两地政府之间难以协调。项目陷入僵局,菲亚特中国方面表达了处境尴尬,“国产选址还是要看政府的。”

广汽集团再也想不出能平衡两地的方案,内部相关人士8月24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不再表达关于方案的技术问题,委婉表示Jeep国产选址完全成为广州和长沙两地政府之间的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Jeep国产选址仍存疑,JEEP国产选址拉锯

关键词:

上一篇:降价是主旋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