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主拖走车辆,那些可能车财两空的获取车牌

作者: 汽车资讯  发布:2019-11-02

周法官说,马某某曾报警,但警方查实车辆确实登记在陈某某名下,即使陈某某私自拖走车辆,其行为也无法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偷窃,此事性质系一起民事纠纷。马某某后来到通州法院起诉陈某某。

图片 1

周法官表示,按照北京市规定,小客车配置指标以摇号的方式无偿分配,不得转让。因此陈某某和马某某之间的交易行为违反北京市规定,系无效合同,法律不予支持。

李某辩称,车辆是自己购买,购车时因听说市区和郊区号牌有区别,为便于去市里办事,就把车辆登记在外甥马某名下,被马某父亲的公司租赁使用。

原告马某某表示,其在北京工作,一直想买车方便工作和生活。由于没有购车资格,便通过中间人找到愿意出售指标的陈某某,双方在2013年12月达成一致,约定马某某一次性给陈某某3.8万元“借名费”借用陈某某的名义买一辆车,购车费用由马某某承担,购车票据由马某某保管,车辆实际所有权、使用权、处分权等权利均属于马某某所有。随后,马某某给了陈某某3.8万元,并贷款购买了一辆总价为30余万元的奥迪车,车辆登记在陈某某的名下,2014年12月,马某某将该车的贷款全部还清。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案外人刘某违反规定购买被执行人周某的小客车指标,且该车至今仍未过户至刘某名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已登记的机动车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登记判断是否系权利人。因此,刘某请求解除对自己实际拥有小轿车的车户的查封,理由不能成立,法院驳回了案外人刘某的异议请求。

法院审理认为“挂名”车主私自取车行为不构成偷窃 但应返还实际出资人购车款

法官庭后提醒,尽管合同应最大限度地遵循双方当事人之间意思自治原则,但约定内容并非没有边界限制。北京市现有小客车购车指标需通过摇号方式获取的规定诚然限制了京牌发放数量,为有意购车者带来了一定阻碍。但相应政策、规定的出台必然是出于公共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自然人之间订立合同不能突破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边界,否则将因此承担过错责任。租借车牌的合同并不受法律保护,租借双方均面临风险,一旦遭遇风险,可能落得车、牌两空的下场。

文/本报记者 杨琳

来源:法制日报·社区版

案件审理期间,法院通过启动评估程序,评估该车价值19万元。通州区法院认为,马某某与陈某某签订的转让车牌协议应被确认为无效。合同无效的,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马某某应当返还陈某某车辆,陈某某返还马某某购车款。马某某要求陈某某支付购车指标费用3.8万元,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马某某依据协议要求支付违约金,依据不足不予支持。法院最终判决陈某某支付马某某车辆价款19万元,驳回马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马某系李某的外甥,2006年马某的父亲通过李某向北京某汽车销售公司交纳两万元定金,之后又出资24.98万元购买了丰田轿车一辆。2006年9月,该车辆办理行驶登记,登记的所有人为马某,但此后较长时间该车均由李某占有、使用。

借名购车起纠纷 “挂名”车主拖走车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 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相关规定

“挂名”车主取走车辆行为非偷窃

无论是在汽车限购方面还是在从事其他民事活动时,每一个人都应当秉持诚实信用原则和遵守法律的规定,实事求是、循规蹈矩,否则一心想钻法律的空子,就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但得不到相关的利益,还可能受到法律的处罚,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导致人财两空、后悔莫及。

没有购车资格的马某某为了买车,联系到摇到购车指标的陈某某,双方达成交易,马某某出资购车,并拥有车辆实际所有权、使用权,但车辆登记在陈某某名下。后由于双方纠纷,陈某某私自将车取走,马某某为此将陈某某起诉至通州法院索赔。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双方之间的交易违反北京市规定,属于无效合同,因此判决车辆归属陈某某,陈某某返还马某某购车款。此外,由于车辆登记在陈某某名下,陈某某私自取走车辆的行为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偷窃。

此外,法官提醒,使用他人指标购买车辆,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出借车牌人作为名义上的车辆所有者,存在承担连带责任的风险,即使双方事先签订了合同,约定发生交通事故与“名义车主”无关,但当实际损失超过驾驶人赔偿能力时,出借车牌的人仍有可能先行支付。

2015年12月19日凌晨,陈某某来到马某某的小区,偷偷将车取走,马某某随即将陈某某诉至通州区法院。审理过程中,陈某某称,双方商定的购买指标价格是20万元-30万元,马某某并没有给钱,还骗取了他的购车指标。陈某某向法院提起反诉,要求马某某支付陈某某损失20万元,在交纳反诉诉讼费之后,法院再也无法联系到陈某某,由于陈某某一直未到庭,按照其撤回反诉处理。

盗用指标又骗钱

主审此案的通州法院周艳娟法官介绍,该案中,名义车主陈某某认为自己没有得到转让购车指标应得的好处,因此在未通知马某某的情况下,私自联系拖车公司,将奥迪车拖走。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马某主张涉案轿车归其所有,有车辆行驶证、银行转账记录及出资人的陈述等证据佐证,而李某主张车辆系其借名购车,但仅凭汽车租赁合同和持有车辆登记证书,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向马某的父亲即出资人偿还购车款,故难以认定车辆系其实际出资的主张。马某自述其借给李某车辆时未约定期限和费用,故其要求李某支付车辆使用费的诉求没有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原标题:租牌起纠纷 “挂名”车主拖走轿车

第七条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周法官还表示,在本案中,由于合同无效,双方各自返还所得,陈某某需要返还购车款给实际购车的马某某,马某某则需要将京牌奥迪车返还给拥有购车指标的陈某某。该车辆系马某某出资30万元购买,马某某驾驶该车2年,陈某某返还购车款时,需要考虑折旧,根据评估,判令陈某某返还马某某购车款19万元。

微评

两人交易属无效合同 法律不予支持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在本案中,由于马某某没有证据,法院没有支持其要求陈某某归还3.8万元“借名费”的主张。如果马某某有证据证明支付过“借名费”,案件该如何判决?周法官表示,在有证据的情况下,3.8万元便是陈某某非法所得,法院会要求陈某某将“借名费”返还给没有购车指标的马某某。

然而,一些人却故作聪明、偷奸耍滑、弄虚作假,为了规避汽车限购政策,或借用他人名义购车,或租用、买卖购车指标,以逃避汽车限购政策的限制。这些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以合法形式掩盖了非法目的,因此是一种无效的法律行为,不但不受法律保护,而且应当予以谴责。

法官庭后表示,黄某以盗取和出租他人京牌指标非法牟利,其自身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但反观徐某的行为,也有值得引起反思之处。面对一牌难求的现实,很多人容易轻信别人所说的有特殊获取购车指标的门道,进而主动寻找或接受这些人的诱骗行为,最终车牌两空才惊觉陷入了骗局。

编辑:常煜 朱婵婵 岳铼

协议无效自担责

第二十五条 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未登记的特定动产和其他动产,按照实际占有情况判断。

执法部门对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行为也应当增强识别能力,去伪存真、由表及里,透过现象看本质。对故作聪明、偷奸耍滑、弄虚作假行为要及时、果断认定、宣告其无效,坚决不让规避法律、以假乱真的行为得逞。

判刑一年罚三千

法条

后马某多次向舅舅李某索要该车,但均未果,为此诉至法院,要求李某返还车辆,并支付车辆使用费。

租赁京牌遭反悔

借牌买车遇强执

据此,法院一审后判决双方签订的《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无效,涉案车辆归李某所有,马某、赵某应返还李某车辆指标使用费5.2万元,驳回了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合同法相关规定

据此,法院一审判令李某返还马某涉案车辆。

然而,马某父亲作为第三人出庭却称,购车定金及款项均是自己通过李某转给的汽车销售公司,因李某系原告舅舅,且在同一公司上班,为多给李某报酬才签的租车协议。

李某通过中介认识了马某、赵某夫妇,2017年5月18日,赵某持结婚证、马某身份证、代理机动车业务授权委托书及北京市个人小客车更新指标确认通知书与李某签订了《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约定马某将登记在其名下的小客车更新指标出租给李某使用,租期20年,租金5.2万元。当日,李某全额给付赵某租牌费5.2万元,并用马某身份证在某汽车销售公司办理购车登记,购买了车辆,并交纳车辆购置税,为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保险,与赵某商定3日后为车辆上牌。

法官庭后表示,借牌买车多数发生在陌生人之间,双方对彼此的社会背景、经济情况、生活状态等各方面都不是很了解,一旦出借人遇到金钱纠纷,成为法院的被执行人,车辆就将很可能成为法院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的财产类型。

法官庭后表示,在借名购车情形下,无论最终双方因何原因打破原有的合意,一旦出借人欲占有车辆亦或是借名人想占有车牌,最终法院评判的依据只能靠证据。因此,借名购车尽管使用方便、操作简单,但存在引发纠纷或危及利益的较大可能,建议尽量不要采取此种方式。

房山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北京市对小客车实施数量调控和配额管理制度,该市小客车指标应通过摇号方式无偿取得。本案中,李某与赵某签订的《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是为租赁京牌指标使用,该行为扰乱了北京市对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应属无效。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不久,案外人刘某提起执行异议申请,提出涉案车辆归自己所有,是他通过中间人介绍从周某处购买了京牌指标,并利用该指标购买了保时捷汽车,办理了车牌号手续。面对法院的强制执行,刘某以物权优于债权为由,请求优先保护车辆购买方的利益,将其实际拥有的小轿车的车户解除查封。

与此同时,黄某以刘某名义申请了新的购车指标,与徐某签订购车指标出租协议,骗取徐某3.5万元。后黄某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并将钱款全部退还被害人徐某。

然而,为了尽快成为有车一族,有人使用外地车牌反复办理进京证,有人则想到了借名购车、租用指标等方法解“燃眉之急”,殊不知这些方式均暗藏风险。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了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跟大家聊聊“车牌指标”的那些事。

借名购车被占用

图片 2

究竟归谁凭证据

图片 3

黄某与刘某本是朋友关系,但黄某却盗用了刘某的身份证,私自将刘某名下的“京牌车”过户到自己名下,又转卖至京外。

对此,赵某辩称,其系代表马某与李某签订的租赁协议,并非合同当事人,亦未收取任何款项,不同意原告全部诉求,认为本案与其无关。而被告马某未出庭应诉、答辩。

集市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伟伦 通讯员 刘婷婷

高某与周某因民间借贷纠纷闹上法庭,后经法院审理判令周某偿还借款,但周某未予偿还。为此,高某依据生效法律文书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审查后,依法作出查封周某名下小轿车一辆的执行裁定书,并将涉案车辆查封。

法院认定,李某要求偿还租牌费5.2万元的请求于法有据,因上述指标租赁协议书系双方自愿签订,双方对此均存在过错。但李某提出的赔偿其购买相应保险的保险费,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不予支持。因李某提出自行解决车辆上路行驶事宜,且其明确可以办理车辆购置税退税事宜,故对其请求赔偿购车款和车辆购置税的诉求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庭审期间,被告人黄某对检察机关所指控内容未提出异议,当庭表示认罪。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黄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依法应予惩处。鉴于黄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系坦白,并赔偿了被害人徐某相应损失,可对其从轻处罚。最终,被告人黄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3000元。。

图片 4

图片 5

然而,到了约定日期,赵某以马某将身份证拿走,不能继续用马某指标为由未出现。无奈之下,李某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无效,并要求马某、赵某返还车辆指标使用费5.2万元,赔偿其购车费、车辆购置税、交强险和商业险费用、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

当前,我国一些城市正在实施的汽车限购是为了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缓解交通压力,汽车限购的规定通过摇号的方式来分配购车指标。虽然汽车限购在不同地区具有不同的要求,但均要求申请购车者符合一定条件,并且摇号购车的资格不得出租和转让。

解封申请被驳回

胡勇

目前,全国已有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贵阳等多个城市实施摇号购车政策。在北京,每到双月的26号,不少人都在转发“锦鲤”,希望借此获得好运,顺利中签北京市小客车指标。但在日渐趋低的命中率下,结果总是难免几家欢乐万家愁。

图片 6

图片 7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车主拖走车辆,那些可能车财两空的获取车牌

关键词:

上一篇:让我们一起,东风风神AX5正式上市
下一篇:没有了